NOV 2016

2016-11-01 | 香港經濟日報 | C03 | 人間道 | By 區家歷

雷頌德 不要重複別人的路

近幾年,雷頌德(Mark)出席活動的身份,除了音樂人,還多了一個設計師的名銜,且跟不少國際牌子合作。在大學時,他主修土木工程,音樂與設計只屬興趣,現卻成為專業,原來背後有個難忘理由。他以自身成長經歷,勉勵今日年輕人:「就算沒人相信你的能力,只要自己相信,總會成功。」

音樂與設計,沒有魚與熊掌的矛盾,雷頌德覺得why not both?「兩者皆是我很重要的工作,不分主次,每一個工作機會都是緣份,有人賞識,便盡力做好。」最近的緣份,就是跟意大利珠寶Chantecler合作,成為該品牌首位華裔設計師。

多年前,雷頌德已成立「Mark Lui Design Works」,由室內設計擴展至服裝、樂器、手錶、電單車等範疇,此興趣早於兒時已建立。他憶述:「小時候砌Lego,已不喜歡按圖樣,要自行弄出不同造型,我兒子現在跟我一樣,凡是創意,均不是依別人的路,哪怕天馬行空,也是由自己構想出來,放在音樂或設計上也是一樣。」

曾受侮辱致發奮

大學選修土木工程,正源於對創作的慾望。「基本上,父母沒有特別的栽培,但會讓我自由發展興趣,只要應付到學業,做甚麼也可以。我沒有兄弟姐妹,閒時就愛繪畫打發時間,中學時接觸technical drawing,由基本圖畫中,去了解如何用邏輯性去表達主題,自此十分熱衷,每一個人都可很自由地設計一些東西,但如何做到兼容美學和實用,就要花時間去學習。」

Mark的設計美學,就是要做到精準。「跟流行曲一樣,每首歌都要有punch line,即有一句旋律或歌詞能讓人記住,沒有別的歌可代替;設計同樣要有獨特的punch line,然後其他事情只是圍繞重點而做。」

事業上,雷頌德自覺沒遇過很大的挫折,惟少年時好友的一句話,卻是至今難以釋懷的打擊。「我在英國讀高中,為大學選科時,一心報讀建築,但當時一位很要好的朋友卻潑冷水,講了很難聽的話,像以為喜歡畫畫就是設計師之類,他不鼓勵也罷,還要如此侮辱,令我非常失望;自此決定當我要做一件事,即使未受過正統訓練,都要把它做到成為自己專業,音樂、設計如是,全是先由興趣出發,這也是自己的工作信念,就算沒有人信你,只要你肯信自己,一樣可以做到最好。」

望啟發年輕人自信

雷頌德於2012年夥同演藝界及商界好友成立「傲翔慈善基金」,其中一個理念,正是希望鼓勵青少年發揮天賦。「我同樣非音樂或設計出身,但能為自己創造機會,最重要不是講有幾多資源,而是自己有否信念,將沒可能變成有可能。」

此慈善基金已運作幾年,以教育下一代為重點方向。「如每年有50個各5,000元的獎學金,或送出教科書100套,減輕有需要家庭的負擔,雖非很遠大的計劃,但我們重的是啟發和鼓勵,長遠令受助者獲得信心,將來有能力不用別人幫忙。」

無論在慈善以至工作,雷頌德不乏跟年輕人共事的經驗,對其長短處皆有所感受。「以自己觀察,年輕人的長處是不怕失敗,甚麼也敢試,視野上也比我們更廣,因為獲得資訊的條件更容易,就只看是否有足夠好奇心,把資訊化為自己知識;另一方面,我覺得某些價值觀是減退中,如互相尊重,以及肯去認錯,也愈來愈缺少devotion,因現在網絡上容易出現即時的成就,所以人們就渴求甚麼事也要即刻有成績,不大願意默默苦幹。」

有目標就會努力

社會氣候、經濟環境,往往為這一輩所關注課題,如買樓上車愈來愈難,也令不少年輕人喘不過氣。

Mark慨歎:「事實上,香港買樓,在每一代都不容易,像我們少年時代,人工比現在普遍低,同樣覺得樓價好高,無論如何,如果你覺得一定要買樓,那至少成為自己努力的動力。我以前未必會即刻想置業,但因希望有自己地方,若要租屋,交租就成為責任;到有了自己地方,可能就想要架車;當你有方向,就會想努力,一步步達成目標。」

他笑言:「我現在的目標,就是想把兒子全供往外國唸大學,那是沉重的負擔,也成為不能鬆懈工作的動力。」精準,專注,正是雷頌德的人生哲理。

教孩子為人著想

雷頌德曾就讀聖保羅男女中學,現在卻不大相信名校制度,他多次講過,現時與太太梁家玉所生的孩子,只在普通本地學校讀書。「我覺得香港名校已變質,甚至灌輸錯誤價值觀,如小孩的面試決定一切,只要面試時夠乖就過骨,又或明明不住名校區,就叫小孩扮住那區,這樣孩子只會變得急功近利,只為學分而讀書。」

他跟太太對孩子的家教,重要尊重別人。「現在多數家庭的小孩,都是全屋玩具,不期然會縱大,但一定要令他們知道不是必然,要懂感恩,並為別人想。譬如吃飯時,他會否幫父母夾,是否先讓媽媽吃,已能慢慢灌輸最基本照顧別人的信念,而非只從自己出發。雖然不肯定孩子是否明白,但父母一定要這樣教。」Mark將來亦希望兒子如他一樣到英國讀書,多培育藝術氣息及獨立能力。

 

2016-11-23 | 大公報 | B13 | 副刊

跳出音樂闖新領域 雷頌德

雷頌德(Mark),香港著名作曲家。曾跟他合作的歌手不乏在香港極受歡迎及有分量的,如黎明、陳慧琳、楊千嬅、鄭秀文等,他亦創作出不少受歡迎的歌曲。原來Mark還有另一個身份,就是設計師。他的設計範疇相當廣泛,包括室內設計、服裝、珠寶、樂器、腕表等等,部分作品更曾奪得國際性的獎項。在音樂事業以及設計工作上,Mark都做出了漂亮的成績。事業的成功,也令他想當一個榜樣,希望年輕人從他的經歷中有所啟發,帶給這一代年輕人正確的做人態度。

大公報記者溫穎芝

雷頌德為人熟知的是,他是一位著名的作曲家,也是唱片監製,曾擔任不少歌手演唱會的音樂總監。Mark亦曾當上經理人,以往曾做過歌手側田的經理人。其實,近年他還正式展開了他的設計之路。早前他在位於火炭的工作室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,大談自己的設計之路。

  曾推自家男裝品牌

Mark表示讀書時自己修讀建築,但從小到大都喜歡設計,又喜歡創作,之前做過很多室內設計的工作,像他位於火炭的工作室,便是由自己一手設計,他亦有幫朋友以及其他公司做室內設計。二○一○年,Mark獲《透視》雜誌頒發專業室內設計大獎。五、六年前,他更開創了自己的男裝品牌,由他親自設計。他說: 「但生意好難做,在香港做零售,現在好困難,我們這些小本生意更難。做了三年,我便沒有再做了。」經過之前做男裝生意的經驗,Mark決定以後不會再自資推出自己的產品系列,只會專心做設計師,或跟不同的品牌合作。他有感做生意要耗費很多時間,太多事情要兼顧,並說: 「我的腦袋只想用來做creative(創作)的。」

在作曲以及設計工作上,Mark經常要找尋靈感,他的靈感從何而來呢?他說: 「好像設計時裝,其實市場是有季節性的,我通常根據自己喜好去設計,可能最近我好喜歡一種顏色,或是沉迷一樣元素,就會放在設計上。其中星星這種東西,是我一向都喜歡的一個標誌。最近,我愛上傳統西方男士文化,像穿的衣服要由裁縫做,頭髮要剪得好整齊。」

作曲以及設計都需要創造力,Mark覺得哪一樣較難呢?他不諱言作歌難些,因為他已創作了很多歌曲,要有些新衝擊去刺激自己,尋找新的、未做過的東西,但在設計上,仍很新鮮,加上可以跟不同品牌合作,設計不同產品,在設計上,壓力會小一點。但兩樣工作,他都同樣喜歡,並坦言未必會專心去做一個設計師,也要看緣分,看自己遇到什麼機會。作為創作人,有時也會「腦閉塞」,找不到靈感,他又會怎麼辦呢?Mark說:「每個人也會有『腦閉塞』的時候,但要對每一樣事物都覺得有趣,每一樣事物都想識多些、知多些,就會有興趣研究一下,了解當中的內容、背後故事是怎樣。只要keep住覺得世界有好多好的文化、有趣的事,就會感到自己做的事很有趣。」

  設計結他登健力士

Mark設計作品眾多,對他來說,全部作品都好滿意。他說:「每一樣作品都有自己的achievement(成就),如室內設計,我好驕傲的是用家都好滿意,覺得舒服又實用,令我好有滿足感。我自己設計的男裝,曾推出過六個系列,每一個我都好滿意,我proud of(驕傲)的是我的系列是full range(全系列)的,由頭到腳的服飾都有,不是只印件T恤,我好proud of自己設計的服裝。生意做不到是另一件事,但我覺得自己設計的衫是做得好的。」設計腕表方面,一次機緣巧合,他跟香港首個專門設計及製造陀飛輪腕表品牌「萬希泉」合作,全球限量發售他的首枚陀飛輪腕表—— 「The Time Machine」,限量的二百枚陀飛輪腕表,旋即售罄。這款表遠銷至外地,連日本、美國的消費者都好鍾意。他說: 「我跟品牌一齊衝出香港,有資格去競爭係一個achievement,最後這隻表拿了一個工業設計獎。」

Mark另一項設計成績就是,與古珀行之「冠玲瓏」和Gibson Brands合作設計了「冠玲瓏之伊甸園」(Eden ofCoronet)鑽石結他。此結他採用超過四百卡頂級鑽石以及兩公斤足金製成,並於二○一五年三月在全球最盛大的鐘表珠寶展「BaselWorld」1 號展館首度亮相。「冠玲瓏之伊甸園」更締造健力士世界紀錄,成為「全球最高價值結他」。Mark說: 「我們做了一樣全世界都未見過,用珠寶鑲嵌方法去裝飾一支結他,我都好proud。」之後他還設計過電單車,未來又會跟商場K11合作,推出由他設計的男性accessories 品牌,這次的系列十分全面,包括領呔、煲呔、袋巾、旅行篋、杯碟等,全部都好精緻,是他花了很多心機的產品。

很多藝術家不理會是否賺錢,只會追求理想。但Mark坦言一定要賺到錢,他深信好的藝術是會賺到錢;在設計工業上,他更有另一番看法。他說: 「香港經濟環境在轉變中,以前好多廠只是生產,廠與廠之間會鬥平,盈利好少。

但現在我們應要有自己的品牌,不應只幫其他人去銷售,應該有自己的文化、品味。多年來,香港在銷售方面有很高的水準,最靚的東西都可以在香港買到,但其實香港應有自己的品牌,而且目標是去到全世界。我覺得香港的文化不止是帆船、電車、光管招牌,還有很多中西文化融合的獨特文化。」Mark在設計事業上年資不是太長,已做出漂亮的成績,他會感到壓力嗎?他說: 「沒有,反而覺得是一個好開始,我在音樂上都有好開始。這是好重要的,往後其他人對你的注意力會多了,只要有好的東西出來,投資者就會信任你。」

  變身攝影師拍香港

Mark 坦言自己的腦袋不停轉,他很享受作不同的嘗試,但亦因為工作忙碌,陪家人的時間少了,但他會將自己創作出來的成果跟家人分享,讓他們明白人是要工作的。最近他迷上攝影,不只是興趣,他早前便以「攝影師」身份,為黎明早前於中環海濱舉行的4D演唱會拍照,並印成了限量發行的影集,為公益金籌款。這是他首次以攝影師身份推出攝影集,又可以做善事,他都好開心。而Mark的太太梁家玉(Jade) 推出的烹飪書,亦是由他操刀拍攝相片。稍後,他將參與一個計劃去推動香港的零售業、旅遊業等。Mark會拍攝一些有香港特色文化的相片,用另一個角度去介紹香港,再印成攝影集,此書將於明年三月發布,屆時還會舉行相展。

Mark事業成功,他希望跟年輕人分享自己的經驗。他說: 「我不是做教育的人,亦不擅長教人,只想自己做一個榜樣,或是帶給年輕人一個有啟發的故事。」他亦寄語這一代的年輕人,應勤力以及有責任心。Mark 亦不時到大學演講,除了分享自己在branding(品牌) 、marketing ( 市場) 以及luxury business(奢侈品生意)的經驗,亦希望讓年輕人看到一個態度,讓他們知道做事不應半途而廢。他有感而發的說: 「這一代的年輕人比我們叻很多,但有時上一代縱容得太緊要,為他們鋪好所有路,他們行到中途有障礙,反而會埋怨你為他們做得不夠,這便是我們的溺愛所造成。年輕人這種態度不要得,會令自己失敗,令整個香港失敗。」Mark坦言為人父後,開始注意到教育的重要性。他笑說: 「不做爸爸可以自私很多。為人父母,會知世界艱難,會知自己的兒子有幾幸福,而有些孩子會好慘。自己有下一代,會希望未來的世界好些,也明白自己要做個好爸爸,做個榜樣。」

Mark 因此成立了慈善基金,去幫一些邊青或背景不好的年輕人,希望對他們作出鼓勵,他也會捐書簿給有需要的人。Mark說: 「幫到幾多得幾多,我們不是很大的慈善團體,幫到一二百個(年輕人)已好好。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,做到幾多便去做。」

http://news.takungpao.com.hk/paper/20161123.html

MEDIA COVERAGE